登陸
注冊
客戶端下載|
手機安丘
官方微博|
聯系我們

山東安丘縣的“民俗村”

我要分享安丘新聞網 2018-12-10 09:02:21 瀏覽人氣:

山東安丘縣的石家莊村是“千里民俗游覽線”線上的 “民俗村”,每年都有不少吃厭了面包、牛排,住膩了摩天大廈,聞夠了城市廢氣的國外客人到這里來過過“土”癮。

 

其實,按中國傳統農村的標準來看,這村子已是“新村”了。1984年全村人就都住上了新樓房,自來水、白瓷浴盆、抽水馬桶等衛生設備一應俱全。不過對來自大洋彼岸的客人來說,能與中國農民一家老小住上兩天,那感受絕非住星級飯店可比。所以,住農民房、吃農民飯,和中國農民共同生活就成了“民俗村”最主要的旅游內容。

“民俗村”家家都接待過外國客人。無論男女老幼都早已見怪不怪,在外國人面前那坦然的神氣比起常見大世面的北京人來也不遜色。

我采訪的這家,四世同堂,稱得上是典型的中國農民家庭。男主人50多歲,與妻子一同務農,有三兒一女,已當了爺爺,上邊還有70多歲的老母親。走進院門,“福”字照壁迎面,院中雜樹三四株,最醒目的是一個圓圓的糧倉,麥秸復頂,白灰抹的倉壁上貼著中國農民的希冀:年年福臨門。進了屋,正房墻上貼著這一帶有名的木版年畫, “三元報喜”、“年年有余”之類,大紅大綠的很喜慶,家具上也都描著各種彩繪,一派中國農村的文化氛圍。與之相映的,是樓梯上貼著的Welcome new members of our family (歡迎我 們家庭的新成員)。屋里隨處可見美國風景明信片、加拿大小楓葉旗、荷蘭木鞋、日本絹人之類的小物件。玻璃鏡框里壓著不少黃頭發、白皮膚們的照片,有一張上兩個衣飾鮮艷的異國女郎,一邊一個親熱地挽著男主人,主人倒也毫不尷尬。

 

談及在他家住過的外國人,說不久前還接待了一個美國小伙子,是個中學生。“家里也是農民,”男主人說,“人家家里有一萬多畝地。”我明白了,是農場主。看來中外“農民”的概念略有差異。“你覺得外國和咱們有什么不同?”我問。“人家機械化高,資金多。”嘿,農民的語言,通俗而中肯。旅游促進世界的交流一一這是世界旅游年的口號,此時,你會覺得此言不謬。美國小伙子在這里住了四天,主客之間如何溝通呢?又不能時時有翻譯陪著。“人家有書哩。”原來客人大都隨身帶一本中英對照日常用語書,再加上可以通行全世界的“手語”,倒也能彼此了解個差不離。

 

美國小伙子這四天都干些什么?去看婚俗禮儀,去參觀民間工藝,去乘古老的馬車,去蕩鄉村大秋千.....更多的時間是和男主人一塊去萊園子,在塑料大棚里摘黃瓜、西紅柿;和女主人一塊包餃子、搟面條、攤有名的山東大煎餅;和主人的小孫子一塊喂雞喂兔;和7 0多歲的老奶奶主人的老母親學做針線活。“外國人都挺和氣,會說話,早上問好,晚上不說晚安不睡覺。走時舍不得,抱著我。家去了還寄信和東西來。”看來主人對客人很滿意。

 

吃飯了。剛過門不久的二兒媳,一個臉色紅紅、身材高高的青年女子,手腳麻利地一趟趟端上來:窖了一冬的甜地瓜,軟糯香粘的毛芋頭,又薄又軟又 “筋叨”的春餅,油津津的小火燒,焦黃香脆的炸藕合、炸“香椿魚兒”,自然也少不了山東特有的大蔥。用春餅卷上雞蛋、豆芽、黃瓜絲,大蔥蘸黃醬,咬一口,哈!真有滋味! 外國人都說好吃呢! ”主人很高興,并特意指點著他自己做的花生粘讓我吃,說這是外國客人都極愛吃的。“他們那地方 沒有這個哩。”外國沒有花生粘?我持懷疑態度,但主人的盛情不容置疑,而且也確實好吃,比北京的好吃,大概因為新鮮吧。

 

席間,那70多歲的老婆婆雖已不剩幾顆牙,卻仍能慢條斯理地把燒餅送進肚去。閑談起來,知她姓宋。“宋慶齡的宋。”老人特意強調。這一帶抗戰時期曾是日偽占領區,“日本鬼子殺人不頂殺只雞。”言語里可以感到老人的切齒痛恨。不過他們家也接待過日本客人呀,主客該如何相處呢?“過去的事都過去了,新形勢下要講新政策嘛。”老婆婆一句話,我不禁睜大了雙眼,今日的中國農民真當刮目相看了。

 

告別主人一家,我走到街上。路邊的加拿大白楊、日本櫻樹輕輕搖曳著,拂面不寒楊柳風。我想起一位旅游界朋友說的話,旅游是民間外交,民俗旅游更是真正的民間外交。

0
期待黎明登陆